程序员老张的故事(二)


8
单身太久了,一朋友说,“给你介绍个对象吧,算你半个老乡,靠谱。”
没想到还有人惦记着我的终身大事,我很感动,手抖在微信上发了好几行流口水的表情。
“但他是个程序猿。”朋友说。
“……滚。”
我还没到饥不择食找程序猿的程度吧。刚准备扔手机关灯睡觉,朋友发了他三张照片。
阅毕,我决定见他一面。

9
因为他颜值太高,是程序猿里的战斗猿?想多了。
第一张,他在毕业晚会上说相声。一席儒雅长衫下,露出了阿迪王运动鞋。
第二张,格子衫,黑框眼镜,大平头,眯着色狼眼,站在公司 logo 下,面色苍白。
第三张,一张大饼脸占满镜头的98%,五官像被人搓麻将那样蹂躏了一圈。
但我擅长脑补。我发现这是一只潜力猿,如果能被拾掇一下,还是很像样的。虽谈不成恋人,至少做个朋友,拉他一把,帮他提升一点审美情趣,早日体验人生真正的幸福快乐。
嗷嗷待哺的程序猿千千万,我不能普度众生,但能救一个是一个。
我开始了十九年人生里的第一次相亲。

10
约在五角场西堤牛排,他吃肉我喝汤。
聊下来,我发现他没我想象中的那么“程序猿”。
他以前在锤子工作,我刚好前几天采访一朋友,得知老罗不少八卦。于是两人相谈甚欢。
他在某美甲 O2O 创业,我刚好在做 O2O 的稿子,一起感叹这大好的创业时代。于是两人又相谈甚欢。
他在我的家乡念大学,提到一家撸串的好去处,那里刚好也有我不少青春回忆。于是两人又又相谈甚欢。
他说相声的视频很好笑,他拍的照片很有水准,他的黑色风衣还蛮有型,发蜡的薄荷香很好闻,右手还戴着一枚骚气的尾戒。(当然,看了他文章我才知道,出门之前他左手抠脚,右手啃黄瓜,完事双手往衣服上蹭。)
人的魅力之处,就在于撕下刻板标签后的两重对比。作为一枚程序猿,竟然文艺得如此嚣张。
吃完饭,我站在薄荷味的风里,看着淞沪路上随列车一闪而过的灯光,酝酿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,对他说,“今天跟你吃饭好开心。”
话说到这份上,他牵我一下手表示一下总是可以的吧,结果——
他说,“那我再给你讲个笑话,让你更开心。”
“……好。”
“是这样的。我不做程序猿很久了,之前还在锤子做产品经理。其实那不是真正的经理,但是在银行办信用卡的时候,因为有“经理”这两个字,额度又给长了好多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好,笑,吗?

11
第二天早上,他给我发了个“HI”。
到晚上,微信聊到一千多条时,他问,“今天要见面吗?”
我说“好”。
奇迹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。我们竟然连续见面了十几天。我是那么喜新厌旧追求新鲜感的人,十多天竟对他没有一丝厌倦。
朗朗晴天突遇洪水,就索性做一回猛兽。

12
那时已经期末,我被线性代数搞得焦头烂额。
每天晚上,我在学校等他从静安寺打车过来,然后他骑我的女士自行车载着我,去大学路的猫空学线代。他说自己宝刀未老,欢迎求助。我性子倔,皱着眉头翻书,咬着笔杆不肯请教他。
他坐在我对面,把双肩包里的 iphone6、ipad 和 macbook 都摆在桌子上码放整齐,默默掏出一本纸质书来看。
时间静静过去,线代书越翻越薄,他在我心里留下的脚印越来越多。
我不是观音,更不是佛。说是要渡化程序猿,却被他拉进了同一条阴沟,浑身泥巴越滚越多。
他说要教我用 markdown 写文章,得意地告诉我,“一定把你培养成最会写代码的作家”。虽然不知道作家会写代码有什么用,但后来我的世界里,的确充满了“#”这个奇怪的符号。
我想换个电脑,他眼睛放光,用生命跟我推销 macbook air,说“这是全世界最适合你们文字工作者的电脑”。我点点头说,“那记得帮我装个 windows 系统。”他浑身颤抖如丧考妣。后来,我成了 OS X 系统的死粉。
总之后来我数钱包里有几个钢镚的时候总是从0开始数。
跟别人见面握手要握三次。

13
在我拿着线代书准备出门跟他见面第十七次的时候,我室友抱怨说,“你最近恋爱谈得太凶了吧,晚上都不见你人。”
“什么?我没谈恋爱啊!”我下意识反驳。
“这还不是谈恋爱?那你天天晚上是出去坐台吗?”室友说。
我被一语惊醒。
这些天,每天上百条微信,晚上见面几个小时。我跟这枚程序猿,到底在做什么呢?

14
每晚坐在自行车后座上,我大声哼歌,双腿乱晃,觉得身披万丈霞光。但手始终在尴尬地僵持着,不曾挽过他的腰。
他每晚送我到公寓门口,然后掏出手机滴车回静安寺。等车的时间,我们沉默,闲聊,四目相对,隔一江春水。直到我目送他上车,挥手再见。
我在等。
坐在自行车上等他说“你可以抱住我”而不是“你又胖了”,说冷时等他来牵我的手而不是“我要送你一副我的同款手套”,夜晚分别时等他给我一个拥抱而不是总结发言“你今天线代学得真好”。
可是,等一个闷骚程序猿的告白,比掰直一个 gay 还要难吧。
但是,我真的喜欢他吗?我不知道。
难道我只想做个玩家,在他这里打通关而已?我也不知道。

15
喜欢一个人,看他一眼,就能在脑海中和他过完一生。我也想过,如果跟他在一起,未来会是什么样子。
至少很快乐。
他用老张的口气说,“很多方面我们都很契合,什么都坦白说、明着说,从来不端着、不装腔作势。”
我好久没有遇到像他这么默契的伙伴了。他懂我的文章,懂我藏着的那点操蛋的理想,懂我在世俗世界埋下的一毫米奢望。
说白了,他是枚闷骚而有情怀的程序猿。
如果遇上的是五年后的他,我一定会彻底爱上他。
但现在,顺其自然吧。

16
而顺其自然的结果是,我越来越忙。考试,采访,写书,时间越来越少。他在微信上写给我的段子,我只能隔半天回一下“哈哈哈哈哈”,他问什么时候能再见面,我只能草草发个微笑的表情。
就这么淡了。
直到那天,我考完线代,昏昏沉沉从考场出来,看到他用“锤子便签”发给我的几千字留言。
文笔好美,美得让我忘记了言语中的悲伤和无奈,只想一读再读。
像他在那篇《程序猿老张》里写,“这次跟她一起相处的这段时间,就是我浏览她的代码的时间。我仔细阅读了每条代码和它们的注释,最后发现,她在我这里是跑不通的。”
最后他告诉我,只能离开。
这枚程序猿啊,他什么都没说,却悄然在心中走过千山万壑。他不动声色地浏览代码,阅读注释,不动声色地交集百感,最后,只丢给我一个答案。

17
“我们还是朋友,对吧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他。
“当然。”他说,“但,再也做不成亲密的朋友了。”
“那,如果我线代挂了,你还愿意教我吗?”
“当然。”
聊天记录就定格在这里。
直到成绩出来,我线代真的挂了。补考前一个晚上,把搞不懂的题目啪啪啪用微信传他。
半小时后,他传来一堆图给我。行列式、各种乱七八糟的符号用绘图软件画得一丝不苟。
“我用一晚上重新把同济教材看了一遍,不时涌出一种“卧槽我到底在干什么的想法”,但毕竟答应你了,就要做到。”他说。
“那,等我考过了,请你吃饭?”我有点感动,更有点想念他。
“我回北京了。”
他悄然离开了我的五角场,回到他的宇宙中心五道口,摇身一变,成了知乎上“对生活讲究,原则上只加姑娘”的准大V。

18
我们好像没谈过恋爱,但他在我心里,撒下了最美的一场雪。
但遗憾的是,他并没有给我写过诗。
依然谢谢你,老张。哦不,刘飞。

本故事选自知乎曲玮玮的回答。

分享:

评论